Pulicia

你說我的謬論一無是處
然自懂事起
我便沒有一天不靠故事過活

微博ID:Pulicia小杜普普

昨天晚上做梦,梦见自己好像是还在光华实习,下午一群外国人开会,我和雨思翘了,我拿着我俩的卡到地下一层打卡。
那层好像很大,连着商场,我走过去逛,看见一家门脸很小的muji,老吴坐在那个床上,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衬衫,带着棒球帽,也没人理他没人围观他,他就面无表情坐在那。
我一直看着他,从他面前走过去,他看过来,我就冲他笑了一下,他好像愣了一会,也冲我笑了一下。
我想想又走回去,跟他说抱一下吧,他不太情愿的样子(很像我家猫,所以反抗无效),但我执意抱了(果然是梦,我很怂的),他很瘦,我这种体型很轻易就抱住他了,我还摸了他的帽子后面露出来的发尾,有点长,有点卷,软软的(果然最近垂涎茶杯的头发有点过了)
就...

2018-10-07

台风丽大污pwp|【不设限的界限】慎看慎看!

卧槽卧槽应该是我收到过的最牛逼的生日礼物了啊啊啊啊啊!!!
爱我格仔爱到想出轨!
我还没有跟你讲双毒临时标记啊你是怎么猜到的!
大家快来吃啊快来吃!好吃是格仔的雷是我的

非酋宇航员:

Cp:台风丽(台丽/台风/风丽/台风丽/隐双毒)


等级:NC-17


预警:油腻/人设ooc,慎入!现代au/ABO/dirtytalk/threesome/ bios*xual s*x scene/无间双龙



To pulicia仔仔 @Pulicia 


为了你豁出去了我!



20岁开始,所有少年少女都面临一...

2017-07-23

【松鼠的眼睛】(欢乐颂/谭安单箭头/原著向)

老谭独白碎碎念,谭安单箭头

原著向,但是具体细节不记得了,比如安迪可能没有举行婚礼

其实是对剧版老谭的改变很不满意的产物,但是鉴于电视剧的受众,需要塑造简单的无私奉献的情圣,也可以理解

当然代入东哥的脸是没有问题的,不然还有什么享受可言

如果觉得这个老谭配不上东哥的脸就不必带入了,不然我就要挨骂


今天的我没有女伴,白天和夜晚都没有。

今天的我责任比较重大,我想独来独往会比较符合我的身份。

而且我也期待着白天的重大责任结束后的这个夜晚,我能有时间和空间做出这样一个简单的回想。


那天我在首都机场,等候飞回上海的班机,等待的过程百无聊赖,一般这种时...

2017-05-31

【备忘录】下(伪装者/台风/终于不纯洁了)

手机码肉会比较有安全感哈,但是会温度过高。。。
发誓以后安心清水,不再抱开车的幻想,我现在腰子比连局坏得还厉害,而且炖出来又不好吃。。。
更别提中间撸否抽风了起来,把我用“仅自己可见”那个功能码了半宿的肉全弄没了,我心脏停跳了半分钟,然后才坚强地复跳了。。。

小明病好了,我说到做到。

补链,走AO3

2017-05-13

【备忘录】中(伪装者/台风/纯洁的中篇)

时隔半年,我很惭愧,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。。。

这还是存粮呢,我本来准备开完车一起发的,但是为了字数平衡,来个中篇好了(其实是因为一直没有心情和时间开车的缘故)

预警:一揪揪双毒前任&楼诚现任,极少,几乎不影响阅读

我会逼自己戒掉楼诚的,相信我,我尽量,毕竟身家性命比较重要。。。

之前情节大概都忘了吧,来我们走个链接  

备忘录的小段子 点我



王天风在午歇。

明台当然不敢睡,带着备忘录在别墅里晃,走到能坐下的地方,就坐下来读几页,一边回想小时候在维也纳度过的时光,一边补足之前遗失掉的记忆。

在他自己的房间里,他坐在...

2017-04-24

【风丽】点梗写文接龙之结尾

 开头在@一枝梅那里,我这里是结尾,到底还是超了,650字左右,为了尽全力难为写中间部分的 @楚翘 ,我忍住了没有看你的开头

我家三伏子刚刚割完小蛋蛋,所以写一个ooc严父猫爸爸老王,猫的名字会令某些人胯下一凉

某些人是谁


于曼丽午后小憩了一会,醒来没找见王天风。

“老王?”她寻到楼下,见王天风蹲在沙发旁。

“嘘——阿明睡着了。”王天风向她悄声比着手势,转头又过去观察趴在沙发上的阿明。

阿明在沙发上睡着,粗尾巴垂下来,一摇一摇。


几天前,王天风对于曼丽说,“我们把阿明阉掉吧。”

“干嘛要阉掉人家?”

“它快一岁了,眼看又要到春...

2017-02-24

那年夏天她在我这里

《那年夏天你去了哪里》同人
看完电影没粮吃的产物,旅途中随便写写,请勿当真请勿喷请勿举报,谢谢合作
都没有污不会有人举报的吧
CP:袁睢×袁宁樱
预警:堂兄妹预警,未成年少女预警,三观不正预警,可能OOC预警
未完待续

他把还在流着眼泪的小姑娘从他敞开拉链的卫衣里揪出来,用下摆蹭了蹭她哭到发红发烫的下眼眶和面颊,又使劲儿捏了她的鼻子,大男孩粗手毛脚惯了的,捏疼了,她只好用全力推着他的大腿。十岁的小女孩子,全力又能有多少?她挣脱不过,急了,发狠地捶着他,差点捶到他命根子,他这才忙把捏着她的手松开,另一手又忙把她推出去,推得她一个趔趄。他也急了,目露凶光,可一见她鼻子也红,眼睛也红,恨恨地瞪着他,...

2017-01-04
1 / 4

© Pulicia | Powered by LOFTER